欢迎访问爱游戏爱体育爱生活!

疫情下的上海餐饮人心声:请求支援期待堂食!

点击次数:7   更新时间:2022-06-23      来源:本站

  疫情下的上海餐饮人心声:请求支援期待堂食!本次我们特别采访了25位餐饮人,疫情下,一些关于餐饮的压力和故事,只有他们知道。

  我们的门店全部都是商场门店,一家堂食都没有复工。对于我们这种本来就不太适合做外卖的品类,现在每天的外卖营业额差不多是以前堂食的5%,外卖是做一单亏一单,开门比不开亏得还多。

  自己辛辛苦苦几年创立的品牌,刚卖完车子和手表,能多坚持一天是一天吧!毕竟有这么多喜爱你的消费者和一起奋斗几年的伙伴们,希望等能够恢复堂食的时候我们还活着。

  餐饮人生死攸关的时刻来了,足足3个月没堂食,我参股投资的品牌门店有20家,目前都很不乐观,一直在煎熬中。

  6月1日复工复产以来,外卖杯水车薪,跟堂食相比业绩只有十分之一还不到,根本不够发工资和房租,开着真心不如一关了之。许多餐饮老板给我电话,诉说心中的苦闷,再不能堂食只有倒闭一条路了。这么多年的打拼即将付之东流,看不到希望,不知何时是头,看不到未来!

  6月1日起全市复工复产有序开展,但所有餐饮门店截至目前仍无法堂食,一次又一次的免租申请递交给业主方,却迟迟得不到有效回复。甚至有个别国有企业方明确拒绝免租申请,找各种理由拒绝免租!

  我们呼吁各业主方能遵循政策导向,宽容对待餐饮企业,给我们一点生存的空间,让餐饮人能够活下去!我们都是命运共同体,唇齿相依。

  自2022年3月份封城以来,餐饮行业遭受了巨大损失,好不容易等来了解封6月1日,但不能堂食,只能做外卖,平台还要抽取高昂的费率。

  再加上不减租或只给减免1个月不等的政策下,高昂的人工、宿舍等费用。如果再给选择一次,我应该不会再开实体店了。我从事餐饮业25年了,从没这么失落过,房子也快走上了抵押贷款这条路,未来一点都看不到希望。

  疫情反复,备受煎熬。面对高昂的店铺租金、物业管理费、食材的货款、员工的薪资,桩桩件件都像一堵大山压在每一个餐饮人身上。

  哈灵面馆用的是现炒浇头,外卖和自提满足了上班族就餐的需求。但外卖除了有高昂的渠道服务费,关键是对食物的口感影响很大。哈灵面馆24家重点门店都处于营业状态,但是能够堂食的门店几乎没有。

  6月1日终于迎来了上海全面复工复产的好消息!但没过几天,餐饮又被告知仅限外卖、自提,不可堂食!这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!

  既要面对怎样妥善安排员工、保障员工生活,也要面对各种高额房租、物业管理费、推广费等费用。努力做外卖,努力找寻各种渠道的销售方法,无奈种种努力换来的是杯水车薪!

  没有堂食的餐饮是否等于没有灵魂的生命!何时恢复堂食?上海的烟火气真的回来了么?我们只能在无奈,焦灼中无力的等待。

  高端餐饮,提供的不仅仅是美味的餐品,更是包括用餐氛围、服务等的全面非日常体验。交付着高昂的租金,却只能做并不擅长的外卖。作为服务业,就是觉得对不起支持我们的新老客人!

  我们不想放弃,我们也承载着诸多员工和员工背后的家庭。尽我所能,努力自救,希望平静的日子早点回来,希望每个餐饮人都能坚持到底!

  虽然复工了,但是我们的门店大多都在购物中心,不能堂食的影响太严重了,尤其是我们的火锅性质,体验和温度的感受不是外卖可以代替的,再一个月,估计50%的门店再也撑不下去了。未来也不会再有投资实体店的意愿了,希望可以尽快回到正轨。

  不能堂食,一到饭点花坛边上、楼梯口、通道上都是聚集着外卖打包吃饭的人,非常不雅观也非常不卫生,吃完以后地面一片狼藉。

  只能外卖不能堂吃,时间一长会让很多中小微餐饮无法生存下去。因为都被外卖平台榨干了利润,他们根本赚不到钱,只是在焦急、咬牙等待堂食开放的时间。

  2020从惊慌失措到重抬信心,2022从鼓足勇气到惊慌失措,有多少餐饮人被打回“原点”?呼吁别让“餐饮人”感受政策扶持的“灯下黑”。

  只要还有一位喜欢“新时泰”的顾客,无论面临如何的困境,我们依然坚守品质和服务的承诺。

  为了员工能有较好的收入,不失去对上海的信心,我们决定响应政府复工复产号召,开门做起外卖!

  谁知这不能堂食的政策,比我们疫情封的2个月亏得更厉害!各种成本的上涨,加上还不知这样要面对多久的恐慌,这日子真的好艰难!

  受限于烤鱼品类的属性,我们的外卖并不占优势,外卖的营收对我们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。虽然收入少了,但是房租、人员工资这些都是固定成本,不管怎样都还是要付的。我们定西路这条街都是私人房东,没办法沟通减免房租。现在也只能熬着,希望能早日恢复堂食吧!

  我们在经历一场不在轨道上的过山车,无法预知下一步会怎样。经历了长达60天快疯了的生活,感觉迎来光明了,谁知又不能堂食,希望生了又灭。

  不能堂食,整个行业在线上平台更要承受价格的相煎。还要接受因疫情防控而攀升的各种成本:房租、工资、供应商货款、水电能源......每笔费用都如一座大山。尝试了N种拉升业绩方法,结局都是惨淡,顿有种深深的挫败感,更有种无力感。

  既然复工了,就要支付租金、物业管理费、餐厅的各项杂费、员工的工资。更重要的是:还要面临员工的巨大流失,太多的员工巳经等不到光明来临的那一天!

  更加凄惨的是,复工不能堂食,只给做外卖,已经封在家里两个多月吃厌了外卖的人们,现在可以自由买食物自己做饭了,仅有一线希望的外卖市场也断了!

  餐厅不能堂吃,等于没有复工。我们扛着高昂的租金,有体系的员工队伍,如何与纯外卖的打价格战?每天的外卖单子寥寥无几,空荡荡的餐厅坐着的全是满面愁容的员工,他们担心我们随时解散……我们担忧着如何跨过去……

  只做外卖,企业同样要面对各种费用:人员、材料、水电煤、租金管理费。外卖高昂的扣点,企业根本没有利润。更何况外卖每天的订单数量寥寥无几。

  不给堂食,另外一个非常严重的情况会发生。员工也要生存,在工作时间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,收入会有影响,对于已经封城2个月的他们,会离开企业,离开上海。

  复工不堂食,有一些餐厅可能等不到真正的复工了。现下餐饮行业资金流是继续维持经营下去最重要的。

  终于等来复工,却只能做外卖,对于我们不适合做外卖的品牌,效果甚微,直接造成比复工前更严重的入不敷出。房租、水电、食材、薪资......处处都是支出,这样的每一天都是焦头烂额。

  我们期望得到关注和扶持,盼望早日迎来堂食,给食客烹饪美味的烧肉,让我们的伙伴重拾信心,餐饮人咬牙抗住!

  复工不能堂食,比封店亏的还多,高租金,管理费,全额工资,外卖做一单亏一单。

  不能堂食对于高端餐饮的氛围、服务等日常体验是致命的打击,加上商场的高租金、高管理费、员工工资等,大部分门店房东还没有执行免租落地,让餐饮企业承担太多,我们不想放弃,我们很想努力,希望各方支持,助我们自救。

  外卖平台服务不全,顾客担心风险和口感,使外卖也举步维艰,甚至做一单亏一单。

  上海餐饮从3月中旬防控至5月底,基本闭店停业。6月1日复工复产,只能外卖,外卖营收很低,平台佣金巨高,除去员工工资几乎没有利润,甚至于有些还要亏损。不能堂食,反而要支付高昂的租金,物业费,全额工资,这些都是直接的成本也是最大的压力。

  如果疫情防控政策再持续一段时间,注定上海餐饮大部分企业难熬过这个“疫情冬天”。大量企业倒闭引起的社会隐患……

  几个月连续亏损导致公司经营压力很大,没有开放堂食的复工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。公司没有稳定现金流,房租,供应商货款,员工工资都不能正常支付。线上引流高成本,仅有的外卖也是处于亏损经营。遥遥无期的等待使大量员工思想不稳定,都想离开上海另寻发展。

  我们已经营21年,上海区域有5家餐厅。自6月1日上海解封开始,餐厅只能做线上外卖。营收只有正常情况下的20%不到,现有的经营情况完全不能维持餐厅正常运转。

  作为日式居酒屋,温馨的环境和新鲜的美味才是精髓所在,这一点是外卖所无法代替的!但和大部分餐饮店一样,在当下的环境下我们也开通了外卖平台。一是希望能予以大家食物的力量,二也是希望能勉强维持门店的运营。

  在此我为餐饮人发声:希望让更多的各种声音聚集起来,希望能够在更多社交平台被更多的人看到,希望上海的烟火气重新回归!

  挺过了以为最难的4、5月,迎来了更艰难的6月,就在今天(6月20日)下午,市政府又发文了,严抓堂食……

  《肖申克的救赎》有段经典台词,希望,是个好东西!我在想,上海餐饮人的希望在哪里?有多少人已经看不到那一天了……

  总理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也说过:信心比黄金更重要!企业主有了信心,企业哪怕现金流断了,敢卖车卖房补上去,但现在,上海餐饮人的信心,谁来给?

  复工不能堂食,高昂的商场租金、各种管理费,全额工资与超低收入之间的巨大落差,大部分门店房东还没有执行免租落地,让餐饮企业压力爆表。

  复工不全,采购受限;线上平台服务力、接单力、派送力减弱;顾客担心疫情传播风险,外卖口感不如堂食等原因使外卖量减少。十几家店全开的成本递增和收入递减让情况雪上加霜。